蒸汽动力与陆权复兴

西欧利用大航海时代的历史机遇,整合组织改革、法律、金融制度和火器革命,形成了新型的军工复合的社会结构,伴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对外扩张,西欧整体逐渐领先于世界其他地区,成为了世界权力的中心。

大英帝国的崛起与日不落帝国的建立,其实与工业革命和大英帝国的生产力、经济基础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大英帝国的霸权是高明的国家战略胜利的结果。大英帝国的霸权早在工业革命之前就已经建立,而工业革命反而成为大英帝国的终结者。英国是一个岛国,地理位置优越,天然适合发展海权,它在建立了强大的海军之后就可以有效的保卫国家安全。而且英国地处欧洲海上贸易线上的关键位置,不仅可以左右英国的命运,还可以左右欧洲的命运。英国通过大陆均衡政策,维持欧洲分裂的均势状态,阻止欧洲出现一个可以挑战英国的陆地强国,同时英国在海外扩张防止出现可以挑战英国霸权的海外力量。英国通过控制战略要点,控制了全球海上的交通枢纽,控制了海洋就决定了世界资源的流向,控制了海洋就控制了一切。英国还颁布了最早的专利保护法,吸引了西方世界最优秀的头脑,维持着长久的创造力、革新力。

英国虽然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国,但随着工业革命不受英国控制的扩散,日不落帝国的日落之路却从此开始。

蒸汽动力与陆权复兴

随着煤炭与钢铁的结合,产生了新型的经济模式。蒸汽动力机车与铁路的出现使得陆地资源可以更高效的流通,大规模陆军动员、集结成为现实。

1803年,英国人理查德·特里维西克制造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台蒸汽机车。1825年,被公认为 “蒸汽机车之父”的英国人乔治·斯蒂芬森设计的 “旅行” 号通车,与之相伴的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条正式运营的铁路-斯托克顿至达林顿铁路 。

这是人类文明史上陆路交通手段最剧烈的一次变革。它表明,新动力与新能源不仅可以服务于海权,更可服务于陆权。虽然最初的火车速度仅相当于快马速度的三分之一,但数十年后,马力便退化成了换算单位,而火车与铁路却深刻的改变着世界的发展。

蒸汽机车不仅改善了人们的出行,刺激了商业的发展,加快了统一市场的形成,更重要的是铁路被用于战争。铁路使部队可以六倍于拿破仑时代的进军速度前进,从而使战争的空间与时间概念完全改写。

快速运转是铁路向军事提供的一个有利条件。同样重要的是,它给了战地军队长驻的力量。不再需要为一场战役预先在战场附近设立供应军需的仓库;如今,全国的经济实力可以转为军用,持续不断地提供军需。其次,军队到达战场时,精力充沛,体态良好;军队中大部分人能否既从平民生活中保持体力,又经艰苦的行军跋涉后还能勇猛地投入战斗,不是一项不重要的考虑。第三,军队可以保持良好条件:伤病员可方便转送到基地医院,并补充上新的力量;如果战役延长,军队可以调换。

1846年,俄国人曾依靠铁路,在两天内把一个1.45万人的军队,连同马匹和车辆,从赫拉狄希输送到了200英里外的克拉科夫。但是,落后的工业系统与高层的战略指导混乱,却使得俄国未能在内部建设完善的铁路网。这一点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造成了毁灭性后果。

1850年,在普鲁士寻求统一的道路上,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发生了冲突,在俄罗斯与奥地利联合施压的情况下,普鲁士被迫签署了《奥洛莫乌茨条约》。在这次冲突中,奥军成功地效仿了四年前的俄军,将7.5万人的大军从匈牙利和维也纳利用铁路输送到波希米亚,迫使普军在阿尔木兹投降。马丁・万・克列威尔德在《战争与后勤》中称:“这大概是铁路在国际实力政治中第一次起了重要的作用。”

1854年的克里米亚战争,虽然英法联军利用其海军优势,可以同时威胁俄国的西北地区与克里米亚战场,但对于陆军规模庞大的俄国来说,似乎并不惧怕这种多线作战。

但是,由于缺乏贯穿南北的铁路干线,对于依靠徒步行军和畜力的俄军而言,如果将主力全部集结于南线,也就意味着他们无法在短期内返回西北边境。而英法联军因为海上优势和自身的 地理位置,却可能发起第二波打击。出于对这种打击的防范,整个克里米亚战争期间,俄军被迫同时对黑海沿岸和波罗的海沿岸地区进行设防,同时因为奥地利也参加了反俄阵营,使得俄国在加利西亚也必须设防,其相当兵力因此滞留,而无法集中全力在南线迎战。

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之战最终打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令俄军痛苦不堪的是,整个战争期间,俄军始终无法对塞瓦斯托波尔要塞进行有效的补给。由于丧失了制海权,补给只能靠陆路进行。又因为缺乏铁路,俄军的补给车队只有仰赖于畜力。为此,俄军从农村征用了12.5万辆农用大车,组成了一只规模浩大的车队,这只车队可以毫不受阻地自由穿行在内陆。但当这只车队穿越南部荒原时,遭遇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前几批车队的牲畜可以靠吃沿途的天然野草前进。但很快就耗光了这种天然资源。当后续车队再进入这个区域时如果不自带草料,则根本无法穿越,但如果自带草料,则基本上也就剩不下几辆车可以装载物资。何况车队的人员还要消耗给养。结果,盟军在对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进攻中,可以每天发射5.2万发炮弹,而俄军炮兵却被严格限制还击,每门炮每天的发射数量都被严格管制,炮弹的补给也是严格控制,因为炮弹实在有限。这就使得守军很难充分发挥战斗力。本来塞瓦斯托波尔地区已经要塞化,俄军在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中部署了大量海军塞防炮,威力巨大且隐蔽巧妙,但受到后勤的制约,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在1859年的意大利战争中,法军利用铁路于4月16日至7月15日向前线输送了60万名士兵和12.9万匹马。其中12万人只用用11天便到达战场,以往则要两个月。

通信的革命

讯息的传递领域的革命恰恰跟上了火车飞转的车轮。1808年,德国解剖学家佐默林在发明电池之后,又发明了最早的电报设备。英国人罗纳尔兹对之进行了改良,并于1823年向英国海军部进行了游说,可惜未被采纳。直到铁路系统的飞速发展,1838年第一台实用性电报机才由库克和惠特斯通教授联合研制成功。美国人莫尔斯则发明了简便易行的莫尔斯电码,并在1844年安装了第台商用电报机。

但是大量人员与物资的快速远程集中,引发出空前复杂的管理问题。信息的传递速度加快,又造成信息拥塞的处理问题。

蒸汽动力服务于陆权,固然带来了陆权复兴的历史契机,但是最终借此风潮成功崛起的陆权强国绝非单纯的依靠技术,而是战略化使用技术的战略思维和综合运用管理的能力。

 

正本清源:博物wiki » 蒸汽动力与陆权复兴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