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心的文章

生物篇

滴水难求的沙漠生存

4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3-31

即使在正常的气温下,动物们也需要把握好所需水分与喘息、排汗所耗水分之间的平衡。在沙漠中,这种平衡显得更加至关重要,尤其是体形较小的动物,这种问题尤为严峻。它们的体表面积相对比总体积大,这就使得它们更容易在蒸发中流失水分。相比之下,昆虫和蛛形纲动物(蜘蛛、蝎子及类似动物)则在这方面...

阅读(13)赞 (0)

历史篇

从日本“战国时代”看如何以史为鉴

26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3-25

公元1467年,明宪宗成化三年,日本应仁元年,日本进入战国时代。此后的一百多年内,日本国内分裂出一百多股武装势力,互相攻伐。 日本战国时代被国内的网民戏谑的称为“村长间的战斗”,此等规模的战国时代不仅无法和中国的战国时代相提并论,更入不了中国网民的法眼。但就是这个入不了中国网民法...

阅读(60)赞 (2)

地球表面

炽热的一天

3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3-21

炙热的气温和足以烤肉的地表对绝大多数动物来说,除了完全避开白天,实在别无选择。在这种情形下,小的好处便体现出来了。即使在短短几小时的日出时分,大部分的沙地表面就已经火烧火燎起来。但是只需在沙子中往下挖几厘米,便会出奇地凉爽。一些小型沙漠动物如昆虫、蝎子、爬虫和啮齿类动物都深谙此道...

阅读(28)赞 (0)

植物

繁花盛开的沙漠

4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3-16

能在沙漠中生存的动物在很多方面都比植物要出色,它们不仅要避免水分流失,还要保持恒定体温。哺乳动物尤其无法忍受极高的温度和极大的温差,因此它们在寒冷夜晚的生存能力也同忍耐白天的炙热一样重要。千岁兰——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叶子的植物。生长于纳米布沙漠,但距离海岸比较近,能够利用夜间从大...

阅读(28)赞 (0)

地球表面

风与水的塑造

2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1-24

风是一种强劲的力量,尤其是当风中含有沙砾的时候。在一些地方,风也缔造出了十分特别的景观。小规模的便是风中的沙砾将岩石侵蚀成风磨石,而大规模的风力侵蚀则会雕刻出雄伟壮丽的石柱和小丘—雅丹地貌。埃及西部沙漠中有着最壮观的雅丹地貌。整个古代白垩海底被风侵蚀成各种奇异的形状,许多像是巨型...

阅读(95)赞 (0)

地球表面

沙海

3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1-19

水和风在沙漠比在任何其他环境中都更能彰显其侵蚀的作用,二者相结合的力量造就了世界上最奇特的景观。没有了植被的保护,炙烤的艳阳、寒冷的夜晚和强风的侵蚀令土地裸露在外,多少代的探险者都无法拒绝这原始地貌的诱惑。甚至在汽车大量代替骆驼的今天,穿越沙漠仍是与众不同的经历。

阅读(91)赞 (0)

地球表面

最干旱的沙漠与最炎热的沙漠

3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1-15

其他一些当地的因素也可能形成沙漠。高山能迫使空气上升,降低空气中的水分,在背风坡形成雨影区。落基山脉和内华达山丘影响了北美大部分沙漠地区。例如,加利福尼亚州的莫哈韦沙漠位于内华达山脉和圣贝纳迪诺山脉的雨影中,这两大山脉挡住了太平洋吹来的潮湿气流。正因如此,莫哈韦沙漠的降水量为北美...

阅读(132)赞 (1)

地球表面

全球沙漠带

6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1-10

最后的荒漠——世上最酷热干燥的地方,狂风侵蚀,变幻万千,时而炙热,时而寒冷。只有最坚强的生物,靠着其独有的特性,才能在荒漠生存。 宇航员环绕地球后返回地面时,对于印象最深刻的近地面环绕时才能看到的画面,他们居然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出人意料的是,当选的不是白色的极地冰冠,也不是纹路错...

阅读(79)赞 (0)

生物篇

开阔平原上的生活

2

博物心 发布于 2020-01-05

叉角羚肌肉强健,躯干较矮,轻便的四肢能飞速跃出很远的距离,最适合在平原上奔跑。它眼睛突出,可双目并用,能够轻易地发现掠食者。叉角羚的这种变化可能是由于它曾经被一种现已灭绝的超级掠食者捕杀,那就是同样拥有顽强耐力和惊人速度的猎豹。

阅读(156)赞 (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