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四伏的丛林

美洲豹是南美大陆最大的食肉动物,它比花豹体形大且结实,能够捕杀大型动物。

在所有雨林动物中,最令人沮丧且难以琢磨的就是大型食肉动物了。在南美洲的丛林中工作数年可能也不会见到一只美洲豹,在西非的森林发现花豹比在非洲干旱地区发现它们胆小的亲戚更加困难。与种类众多的雨林植物和食草动物相比,食肉动物的种类相对少些,尤其是大型食肉动物。但是它们的数量仍比在其他森林中的多,主要原因是这里有很多昆虫可以食用。其实,大部分雨林中的食肉动物也是食虫动物,并且很多食肉动物本身就是无脊椎动物。

巴西的海岸防护林中生活着世界上最大的蜘蛛,歌利亚巨人食鸟蛛正在将消化液注入刚刚拖拽到地下巢穴中的蛇的体内。食鸟蛛的腿跨度可达26厘米,能吃掉任何它所抓到的动物,用它那带毒的、向下生长的尖牙将猎物刺穿。

在有大量昆虫可食的情况下,雨林中每种动物类群中都有食虫动物就不足为奇了。许多小型哺乳类食肉动物只吃昆虫。在亚马孙雨林高高的树冠之处,树上的食蚁兽会毁坏蚂蚁和白蚁的巢穴。这些群居的昆虫有着令人生畏的集体攻击能力,但食蚁兽用厚厚的毛皮来保护自己,非洲和亚洲的食蚁穿山甲更是用坚硬的鳞片来自保。很多灵长类动物以树叶和果实为食,也食用昆虫。生活在非洲的懒猴和树熊猴会用灵巧的手指应付昆虫们越来越高超的防卫机制。黑猩猩恐怕是最聪明的丛林杂食动物了,它们用智慧来发掘包括昆虫在内的每种食源。尤其广为人知的是,黑猩猩学会了制造特殊的工具伸进白蚁的巢穴以获得美味。

对于鸟类观察者来说,食虫鸟类大概是最易观察到的鸟类之一。在中美洲的森林中最容易看到颜色鲜艳的食虫鸟,它们在树枝上笔直地站立着,看到飞过来的蝴蝶就会猛然出击。在非洲雨林中,食蜂动物也是以同样的方法捕捉食物的,并创造一种聪明的拍打法来去除蜜蜂的刺。啄木鸟是一种非常成功的食虫动物,在很多雨林地带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一些鸟类不仅通过破坏白蚁的巢穴来攫取食物,甚至将自己的窝建在这种泥土建筑中。即便是以花蜜为食的蜂鸟和太阳鸟也意识到了昆虫的营养价值,它们捕捉昆虫来喂养自己的雏鸟。最为壮观的食虫鸟景象一定是大群不同种类的鸟嘈杂地飞过森林觅食,它们为了保持联络会不停地鸣叫,所以很容易辨认。它们一波又一波地发起进攻,所有个体都能从骚乱的虫子中受益。还有些鸟类则在森林中追寻着行军蚁和矛蚁群的脚步,趁着蚂蚁围攻逃窜的昆虫时大搅混水,大饱“虫”福,这就是蚁鸟。

雨林中还活跃着大量无脊椎动物,因此也就有大量以无脊椎动物为食的掠食者。毋庸置疑,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属南美洲行军蚁和非洲矛蚁。它们都使用相同的恐怖作战法—闪电战,由几千只蚂蚁成群行动,在林地中像一股不断移动的黑色溪流,侵吞一切可食之物。由于数量上的优势,蚂蚁们能够轻松地战胜更大型的昆虫、蜥蜴和小鸟,它们行军路线所经之地的动物几乎都会葬身蚁腹。传说矛蚁进入村落时,甚至会吃掉摇篮中的婴儿,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张,但可以肯定的是,森林中行军蚁所经之地在几星期内都不会有生命存在。

温暖的热带地区催生了一些其他骇人的无脊椎动物。许多无脊椎动物足够强大,是典型的食肉动物,甚至强于脊椎动物。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南美洲狼蛛,腿跨宽度可超过25厘米,能够轻松捕获树蛙或小鸟。螳螂也有大型物种。在马来西亚的雨林中,你能看到大而美丽的花螳螂,它们会模仿兰花静待猎物。被“花朵”吸引的昆虫直到被螳螂攻击才发现自己已成为盘中美食。

行军蚁正在吞噬一只蝎子。雨林中数量最大的掠食者就是蚂蚁。这一物种最擅长成百上千只成群捕食。

真正的食肉动物,比如人类,在雨林中会面临一个困境:丛林纷繁复杂,且难以穿越。这里没有足够大的地方可供猎豹奔跑,让猎鹰翱翔。这里的食肉动物大都小巧敏捷,如南美洲猎猫或虎猫,或者苗条如亚非地区的麝猫和香猫。而这三个大洲各有一例外,南美洲的美洲豹、亚洲的森林虎和非洲的花豹。这些大型猫科动物与那些低密度的大型森林食草动物相比数量很少。同样的,食肉鸟类的数量也十分有限,这里的鸟类通常体形小、圆翼,能在树枝间快速躲闪。在雨林中每片主要区域至少有一只庞大的雄鹰在树林上方盘旋,准备掠食。南美洲的角雕、菲律宾的吃猴鹰和非洲的冠鹰雕都以森林中的猴子为食。

为幼鸟遮雨的角雕

正本清源:博物wiki » 杀机四伏的丛林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