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草原的循环

博茨瓦纳的旱季。旱季来临时,就连长颈鹿都被迫长途跋涉,寻找河流和水坑。

随着许多动物的到来,草原上出现了成堆的粪。但是热带草原是个动态循环的地方,营养物质会被迅速循环。甚至在粪堆变冷之前,雄蜣螂(俗名屎壳郎)就已经飞了进去,努力地把粪堆改造成能够控制的球状物,再把它们推到雌蜣螂面前,雌蜣螂会把卵产在粪球里。蜣螂会把粪球埋在地下1米深的地方,以便为它们刚孵化出的幼虫提供现成的食物。在塞伦盖蒂平原,3/4的动物粪便都是由蜣螂来分解的。在分解的过程中,土壤得以施肥。

给热带草原翻翻土能确保这片大草原年复一年地供养数量庞大的食草动物。数量最庞大、影响力也最深远的食草动物,就是通常难得一见的白蚁。在白蚁巨大的地下聚集区中,通常能有多达数十亿只白蚁。据说,在非洲大草原,白蚁消耗的物质远远超过其他所有食草动物的总和。

牧草也许随处可得,但是它很难消化。白蚁和大型的食草动物都借助它们肠中的细菌和真菌等微生物来分解最难消化的部分。白蚁聚集地里的微生物,包括养育在特制“空调房”中的真菌花园在内,其质量据说与一个有700万只白蚁的蚁群相当。在地面之上,较大的食草哺乳动物,供养着包括狮子、豹子和鬣狗在内的掠食者。食肉动物一番杀戮之后,食腐动物们(包括豺和秃鹰在内)开始清扫残局。

正在涉水穿过奥卡万戈三角洲的狒狒,这意味着它要时常直立行走。

非洲大草原横跨赤道,所以和苔原的温度变化不同,但是季节性变换同样巨大。苔原和北美大草原有夏季和冬季之分,非洲热带大草原则有雨季和旱季之分。每年有很长一段时间,热带草原都要被太阳炙烤。但是一场大雨之后,干透的土地仅在几天内就能变成丰美的绿色草地。强烈的光照条件和季节性的雨水,能够给小到迪克小羚羊大到大象在内的亿万只食草动物提供随处可得且可再生的食物。跟随这些食草动物而来的是一大群大型草原食肉动物,包括狮子、猎豹、野狗和鬣狗。非洲热带大草原异常肥沃,它所供养的动物群是同样面积大小的热带雨林所能供养的200倍。但是在热带大草原,动物们同样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降水的时间和量无法预测,所以干旱很常见。一旦下雨,一整年的雨水可能会在几周内就全部倾泻完。有时,大肆炙烤或是雨量太大,都会导致地面最终没能留下一点水。强烈的热带阳光将多达80%的雨水都蒸发了,而残存下来的水分要在这一年剩下来的时间里让大草原上的生命正常运转。热带草原上的动植物必须及时应对气候变化。牧草可以一直保持着休眠状态,直到情况好转再返青,而依赖牧草生存的动物们就只好选择迁徙了。一年一度的干湿交替造就了非洲大迁徙。

正本清源:博物志 » 热带草原的循环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