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的季节变换

春季浮游生物的大爆发将月光水母吸引至温带水域中。

春天的繁盛

春天缓缓到来,冬日的风暴为海洋表层带来的丰富的养分在日光的照射逐渐增加,为海洋带来了新能量。这样一来水中的浮游植物迅速繁衍茂盛开来,同时也为浮游动物的生长繁殖带来大量的食物补给。小型甲壳类动物—桡足虫开始大量繁殖生长,70%的浮游动物都是由小型甲壳类动物组成的。这些小型的浮游动物又成了其他动物包括如水母这样大型的浮游动物的腹中餐。在苏格兰海岸边,大量成群结队的月亮水母聚集在水中,以至于当你要花费数分钟才能从跳动的“水母墙”中间游过。水母灾的爆发要归功于大量桡足类生物给予的补给,浮游生物的大爆发会在春末之后逐渐减弱,水母的大量入侵也会随之消失。

在南半球,春天同样也给新西兰的普尔奈茨群岛带来了相同的景象,不仅仅是水母的大爆发,还有栉水母在水中大肆繁殖。这些如饥似渴的捕食者在水中排成一排,等待猎物。栉水母用它致命的尖锐触须来捕猎。在春季栉水母大爆发的同时,船蛸和长达10米的巨大的樽海鞘就像一个巨大的粉色安全套。樽海鞘捕获浮游植物之后,在一个形如滤网的液囊或黏液网当中用水过滤出它们的猎物。

春天浮游植物的大爆发同样吸引了以浅滩浮游植物为食的鱼类,诸如鲱鱼、沙丁鱼和凤尾鱼,这些鱼类是温带水域中大多商业性捕鱼的主要组成部分。它们在冬天通常会迁徙至更深更隐蔽的水域中,当春季来临之后又大量地游回浅海区域。

每年都会聚集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亚海岸南部的凤尾鱼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凛冽的冬季海风将海水深处的养分带至水面,而且南极洲富含营养的冰冷水流随着福克兰洋流沿南美洲大西洋海岸北上,补给了水中的养分。太阳在9月回到南半球,为浮游生物的生长带来能量,这也吸引了大量的南部凤尾鱼。诸如暗斑海豚、海狗、海狮、鲨鱼以及地球数量最大的麦哲伦企鹅都指望这来自春天的礼物,并且常以团队合作来捕食凤尾鱼。海豚往往以20只为一组,呈“之”字形排开,来回游弋,时而跳出水面捕捉飞鸟。一旦它们发现鱼群,一部分海豚会盯住海面上的鱼,另一部分会跃出水面,这样做或许是在召唤其他的海豚一起围捕鱼群。数量庞大的凤尾鱼群宽达数百米,它们密集地扭曲聚集在海中游过,有遮天蔽日之势。不一会儿的工夫,集结了数百只的海豚将鱼群驱赶到海面上,最后将鱼群包围住,海豚就可以惬意地饱餐一顿了。

夏日盛宴

夏日,给浅海带来了最大的日长和宁静。也许你会期待它是一个大量繁衍的时期,但在经历了春日里一阵惊狂的浮游盛开后,一切都渐渐开始舒缓下来。海洋表层的阳光在温暖的表层和冰冷的水下之间,制造了一个温跃层。这层屏障开始减缓深水层的营养物质向上流动的速度,一旦冬季的营养物质消耗殆尽,浮游植物便开始死亡。尽管能减缓速度,但大量的鱼类还是会停留在浅海处,随着一丛丛盛开的浮游植物移动着。成群的月光水母已经从苏格兰领域消失,但一些独行的水母却留了下来。那种巨大的狮鬃水母能长到1吨多重,用它50米长的触须捕捉鱼类和其他水母。

对于要喂养幼仔的海鸟们来说,夏日也是个非常忙碌的时期。它们整个冬天都飞离了海洋,但每到春季便会回到旧日在海岸水域筑巢的地方。这些繁衍地的边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附近的食物供给情况。每年,位于阿拉斯加西南角外的阿留申群岛都会变成世界最大的海鸟繁殖中心——迎来超过1 000万只海鸟。其中一个岛屿——吉斯卡岛,估计至少拥有250万只海鸟和冠毛小海雀。每到夜晚,这些鸟儿便从海上进食归来,成群成群,密密麻麻,好似旋转着的烟云。

这些繁衍地的规模便是周围海域富饶程度的不二证明。人类每年都能从阿留申群岛周围的水域中捕到约20亿千克的鳕鱼。大量繁茂的浮游植物同时也吸引了大量的鲑鱼、阿特卡鲭鱼和鲱鱼。而这些鱼类又会成为那些每年都会从夏威夷回到阿拉斯加举行盛宴的座头鲸的食物。

在阿留申群岛沿岸,最让人永生难忘的景象便是鲸群在密密麻麻的浅海里如波涛般涌跃,张开庞大的鲸须,吞噬满嘴的鱼群。与鲸群一同而来的,还有成千上万的灰鸌。这些灰鹱将你视线范围内的海洋表面全变成了黑色。它们仅需扎进水面下几米之深处,就能轻易得到被鲸鱼惊起的鱼群。一旦阿拉斯加的夏季结束,它们便会追随着太阳迁往南半球,寻觅那些茂盛的浮游生物。

簇羽海雀求偶。春天,沿海水域为数百万在悬崖边筑巢的海鸟提供食物。

冬日深海

秋日的到来使得温带海洋的白天越来越短,但仍会有一次更短暂的浮游植物繁盛期。秋日的第一个暴风雨便可摧毁夏日的温跃层,新鲜营养物质从深海中注入,能给海洋生态系统最后一击。尽管如此,到最后,白天越来越短,生态系统中不再有足够的能量,最主要的生产活动被迫中止。繁殖结束后,海鸟和海豹向辽阔的大海前进,为冬日寻找食物。如此分道扬镳,它们各自便拥有更多的机会寻找到食物。

入冬,暴风雨便愈加猛烈,浅海的生活也便愈加艰难。许多鱼类,甚至一些无脊椎动物,都被迫移居深海,以躲避上层海域的狂暴动荡。

比如说,大西洋龙虾夏季来到浅海,让它们的卵处于温暖环境中。但在冬季,它们不得不长途漫漫跋涉150千米,回到更能庇佑它们的深海。在夏季缓缓游向沿海水域、张开大口捕食桡足类的姥鲨也同样逃离到更深的海域。在冬季,它们得停止集体捕食,长出新的鳃耙,等待夏季捕食浮游生物。那些不往深海迁移的物种会去寻找能躲避暴风雨袭击的背风海岸。每个冬季,都会有80亿大西洋鲱鱼涌入挪威的深邃海峡,那儿崖壁陡峭、高耸,水面平静,能保护它们。它们在那里静候冬季的结束,偶尔会被几只跟随着它们进入海峡寻找食物的鲸鱼惊扰一下。

一只跳跃的座头鲸,它的喉咙满是藤壶。在浮游生物富饶的阿拉斯加水域进食了一整个夏季之后,座头鲸回到了温暖的但浮游生物甚少的求爱和哺育的胜地——夏威夷海岸。

迁徙的大鳌虾。晚秋时节,比米尼群岛、巴哈马群岛的暴风雨能使海水冷却,并卷起浅海底部的沉积物—一堆堆的珊瑚、海草以及坚硬的基质—引发成千上万的大鳌虾迁徙。大鳌虾以地球磁场为指南,经历数日到达更深的浅海,它们成群结队,每一只都触碰着前一只。

鲱鱼群非常稠密,逆戟鲸不得不进化出一种特殊的捕捉能力。它们并不会直接进入这个巨大的漩涡之中,而是用它们力大无比的尾巴拍打鲱鱼群边缘。这样似乎会惊吓到鲱鱼,它们会在水柱里绝望地摇摆着—饥饿的鲸鱼则可以轻易捕食它们。对于留在温带水域的所有动物来说,冬天便是严阵以待、静候春天即将带来的新机会的时期。而海洋,待冬季暴风雨肆虐之时,便是为下一年储存营养物质之时。

上升流

能将深海的营养物质带到表层来的上升流是促进浅海繁殖的关键。人们发现最重要的上升流位于印度洋、太平洋和大西洋这三大洋的西岸沿海地带。在这些地带,盛行风吹过海岸,如此便可将表层海水吹向大海。而取代这些表层海水的便是位于深层的冰冷上升流,其中富含维持生命必备的营养物质,因而世界上几乎半数的渔场都位于有上升流出现的西海岸。

其中最著名的或许当数南美洲的西海岸了,那里有个巨大的鳀鱼渔场。这些鳀鱼也是无数海豹和海鸟的囊中餐。在秘鲁沿岸,有一些岛屿满是正在繁殖的鲣鸟和墨鸦,丰富的海鸟粪便和肥料支撑起一项以鸟粪为肥料的产业。在厄尔尼诺现象发生时(每3~7年一次),当离岸风吹起,上升流不再将位于深层的冰冷海水带入表层海水时,渔场便彻底被摧毁,成千上万的海鸟只能饿死。

其他几个重要的上升流出现在加利福尼亚海岸、非洲西海岸的纳米比亚和塞内加尔附近以及澳大利亚西北海岸。

正本清源:博物wiki » 海洋的季节变换

赞 (1) 打赏